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教育培训 >  失业也时尚:工作不留胡子留 网站首页 教育培训 失业也时尚:工作不留胡子留

失业也时尚:工作不留胡子留

  • 长春教育网
  • 教育培训
  • 2020-10-18 04:06:58
  • 148
简介这应该算是一种解放吧?三个星期前,乔治亨德里克森(Jorge Hendrickson)失去了在曼哈顿一家对冲基金的工作岗位。从那时起,他便不再刮胡子了。以前我每天都得把胡子刮得一干二净,
这应该算是一种解放吧?三个星期前,乔治·亨德里克森(Jorge Hendrickson)失去了在曼哈顿一家对冲基金的工作岗位。从那时起,他便不再刮胡子了。“以前我每天都得把胡子刮得一干二净,现在虽然失业,不过倒也省事了,” 24岁的亨德里克森说,“趁着我还年轻,我要改变一下生活方式。”

越来越多丢了饭碗的公司职员都蓄起了胡子,这是失业带来的一个小好处。人们终于可以暂时从朝九晚五的生活中解脱出来,仔细审视自己的人生,以便从新开始。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在2000年峰回路转的总统竞选中失利之后,就把胡子给蓄了起来,而且修剪得很仔细,看上去给人一种亲切、超凡脱俗的感觉。随后他转而从事不少独具新意的项目,并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

35 岁的斯考特·伯格(Scott Berger)是一个投资分析师。2008年10月他被对冲基金公司Laurus Capital Management解雇后,就不再刮胡子了。“如果你还在公司上班,那就非得刮胡子不可,” 他说。不过,他还是会用剃须刀把在脸上乱长的胡子修得很短,并发誓说:“我才不会像伐木工人那样满脸都是大胡子呢。”

留胡子之所以变得流行起来,可能跟音乐界有点关系。在音乐界,留胡子是一种时髦。凯丽莎·特蕾(Carrissa Turley)是位于加州西好莱坞时尚街区鲁迪美发店(Rudy’s Barbershop)的发型师。她说,从10月中开始,给胡子弄造型的生意就越来越火了。不少40岁以下的男人找上门来,手里拿着一些留胡子的乐队成员的照片,其中包括“喷火战斗机乐队”(Foo Fighters)和Kings of Leon乐队等。特蕾说,“给胡子造型是当下最时髦的事。”

对大多数公司职员来说,留胡子还是过于大胆 ── 但是失业后,他们已经没什么可顾忌的了。曼哈顿东区Donsuki美发沙龙的老板苏琪·达金(Suki Duggin)说,最近,越来越多的客人来店里修剪新蓄起来的胡子。前不久,有个客人进店的时候已有一个月没刮胡子,他说自己失业了,所以想“彻底改变” 自己的外观。

达金修胡子的费用是30美元,她也在教这些客人如何打理自己的胡茬子。举例而言,嘴巴周围的胡子必须修得很短,免得在吃东西时糊得到处都是。上星期,有位老主顾发现,他得把胡子染色,才能使之与染过的头发相匹配。

达金说,她的这些美髯公客人往往觉得,留胡子更显威力和粗犷的男子气概。“他们经常跟我开玩笑说,‘我总算觉得自己是个男人了’。”

确实,作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也有一把大胡子。但与系蝴蝶结领结和穿白色懒汉鞋一样,留胡子也富含各种负面的暗示。英语中的“胡子”一词(beard),也指那些引开别人怀疑而逃脱罪名的人。美发造型师表示,想留胡子的人应该三思而后行,以避免引起别人的误解。

他们尤其不能蓄(摇滚歌手)ZZ Top那样的长胡子。大胡子男子会给人一种试图在隐瞒什么的感觉。在阿们宗派(Amish)里,留大胡子也许意味着成熟、沉稳,但对一个失业的金融规划师来说,这种造型反而会适得其反,而修剪胡子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用时尚界金童、GUCCI前设计总监汤姆·福特(Tom Ford)的话来说,把胡子修剪到齐根的人,会显得相当自恋。

位于美国堪萨斯州首府托皮卡的华盛本大学法学院(Washburn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副院长凯莉·安德斯(Kelly Lynn Anders)写了一本励志新书,名为《有条不紊的律师》(The Organized Lawyer)。她告诉学生们一定不能留胡子。她说,正如“白面无须”这一词所暗示的那样,“人们觉得没胡子的人比较干净。”

David M. Russell

不过,年纪较大的人留着教授式的胡子会显得有着深邃的智慧。事实上,安德斯说,华盛本大学法学院有三分之一的男教师都留着胡子,其中“有两个山羊胡,一个小胡子和两个络腮胡”。

在 2008年12月期《建筑学文摘》(Architectural Digest)的封面上,布拉德·皮特(Brad Pitt) 为新奥尔良市的一个创意住宅项目做宣传,以留着山羊胡的样子亮相,这种造型暗示着睿智和时尚。此外,约翰·列农(John Lennon)的胡子造型则使人联想到“思想家”和“诗人”。

美联储主席本·贝南克(Ben Bernanke)下巴上留的胡子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知识份子形象。但是,在南卡罗来纳哥伦比亚出版的《State》报的社论版编辑布莱德·沃森 (Brad Warthen)最近在考虑:如果贝南克把胡子刮干净的话,那会怎么样呢?“这一大胆举动会成为让美国经济走回正轨的良药吗?” 沃森在自己的博客中打趣道。

知识份子、音乐家、艺术家,还有像最近刚把报业巨头Tribune Co.带入破产程式的投资家山姆·塞尔(Sam Zell)那样的亿万富翁,他们都可以随意决定留胡子与否,但每日都要上班的公司人士却不行。事实上,留胡子在各公司几乎是被禁止的。上周,就在奥巴马提名他为美国下一任商务部长之前,比尔·理查森(Bill Richardson)把自己的胡子刮干净了。

对许多男人来说,失业后留胡子就像单身告别派对上的脱衣舞一样,是一个短暂的自由时刻,因为任何现存法则对他们都暂时没有约束力了。现在出现的很多大胡子可能会像假期一样转瞬即逝。投资分析师伯格每次面试前都要把胡子刮干净,求职结束后又继续留胡子,大约两周时间就长起来了。“我可不能蓄着胡子去面试,” 他说。

亨德里克森也不赞成留着胡子而穿西装。他说,“每个失去工作的人都可能会改变一下自己。” “但我想,我们都非常乐意回到更有规律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