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教育培训 >  高薪招人活不了 丢掉订单更抓狂 网站首页 教育培训 高薪招人活不了 丢掉订单更抓狂

高薪招人活不了 丢掉订单更抓狂

  • 长春教育网
  • 教育培训
  • 2020-10-18 06:28:02
  • 52
简介企业要主动加薪,不要到用人时再发愁!面对忠言,企业主有倒不完的苦水 -“2010广东劳动用工调查”人!人!人!“有没有人?我们要人!”从去年5月以来,这样的电话就不断在被称为“农民工

企业要主动加薪,不要到用人时再发愁!面对忠言,企业主有倒不完的苦水
-“2010广东劳动用工调查” 人!人!人!“有没有人?我们要人!”从去年5月以来,这样的电话就不断在被称为“农民工司令”张全收的深圳劳务派遣公司响起。开年以来,要人的电话更是火急火燎。
珠三角近200多万的招工缺口,使得很多的企业都是焦头烂额,劳务派遣企业因此而变得备受欢迎,深圳“全收”劳务派遣公司主要就是从内地招人并且负责给他们寻找合适的工作,公司负责人张全收说,往年都是照着订单数招人,今年则是有多少要多少。公司已兵分六路去内地招人,但还是不够。
人,在中国这个曾经多年被称为“廉价劳动力”、在很多人的眼里“最不值钱”的“东东”,怎么突然会变得“紧俏”起来?
与此同时,走在“十字路口”的企业也是左右为难:订单接还是不接?接也难,不接也难!
同一链条,两个极端,如何解释?谁来给出权威答案?
企业利润水平亮红灯 不少企业反映订单数虽然上升了,在原材料成本价格不断上升的局面下,工人的工资越要越高,企业外贸订单的利润水平亮起“红灯”。一些企业甚至反映,今年的外贸订单规模虽然增加不少,但赚的钱可能比去年还要少。外贸订单的价格战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招不到工人“亏本接单”的现象比比皆是。企业陷入增产不增收的“怪圈”。
“前些年工人排着队任你选,我们只要那些年富力强的,订单真的是多得做不过来,除了忙着安排生产,真没时间想其他事情。”2010年春节之后工厂仍然冷清的东莞长安东南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兴明在记者面前回忆当年时光,也是充满感叹。他说,那时工人工资只有400―500元,管最简单的三餐,剩下的全是利润。
一轮危机,往往是一场突变的开始。订单“纷至沓来、多到手软”,开动机器就等着数钞票,曾是珠三角出口加工型企业共同的甜蜜回忆,国际金融危机过后,订单生态正在迅速分化。记者调查发现,挺过一年后,珠三角企业订单的回升已是普遍情况,但是眼下订单的含金量也出现变化。
李兴明说,现在不能只看订单数量,更要分析订单的结构、价格怎样。珠三角出口加工企业大都是做一些低端产品,如鞋、袜、衣服之类,这些低端的产品在人工成本陡然上升后根本没有什么利润可言。
招不到人是大问题,涨工资问题更大 订单含金量下滑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显露无疑。即使是在经济状况比较好,毛织品在国际市场有良好声誉的东莞大朗镇,订单含金量减少也不可避免。大朗龙头企业颖祺公司行政总裁曾天仁表示,虽然订单情况还不错,但是利润却不如以前。“去年订单增了20%,但是利润却下降了5%。”大朗有上千家毛织企业争抢订单,同行之间你争我抢的结果必然是价格下降。
事实上,长期以来,珠三角加工贸易企业都维系着一条很脆弱的生态链,很多中小型出口加工型企业都依托上游大型的加工企业层层分单生存,利润分配已到了最薄环节。用经济学家郎咸平的话来说,在国际分工“6+1”的链条中,我们是最后的“1”,而这个“1”也是靠“人口红利”剥削廉价劳动力所赚取的。
目前,节后效应更让企业主忧心忡忡。“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人员不够,招不到人是个大问题,涨工资问题更大”。嘉合兴鞋材有限公司总经理谭小军直言。他说,年后对所有企业都是道坎,自家公司目前用工缺口达20%,估计过完元宵缺口将达50%。但是他还是咬着牙不加薪。他说,这一行做不下去就关门,以后看还有没有更好的投资项目可以做。
“不是企业不想给工人加工资,如果一个员工每月提高200元,1000名员工每月就要多支出20万元,一般的企业无法承受。”这位企业负责人说,如果再高薪养人的话,企业真的活不下去了,但看着有这么多的订单却要眼睁睁地“死”去却怎么都不甘心。
“利润薄如刀片,根源在于中国制造处在低端空间爬不上去”,帕勒咨询资深董事罗清启对上述问题分析认为,要想在短期内改变中国制造的现状并不现实,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无所作为。他认为,订单经济的模式已在不断地拷问珠三角,敢为人先的广东人,又到了杀出一条血路的时候了。
订单经济模式行不通了 “不管怎么说,中国劳动力短缺在加剧,人口红利在加快结束是毫无疑问的。靠廉价劳动力维持利润的订单经济模式急需变革。”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谢建社说。他认为,目前面对这种情况,政府和企业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改变思路。
谢建社说,改革开放30年,广东经济高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内地源源不断地涌到广东打工的劳动力。确实按照马克思说的,把劳动力比作商品的话,那么过去30年中国可以说是价廉物美的劳动力市场。渐渐袭来的“民工荒”,却在提醒各地政府和企业,那就是中国依靠成本低廉的劳动力创造出来的人口红利,经过多年的上涨后正在转趋下行。从今以后,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在制订发展整体规划时,一定要充分考虑这一变化,为经济的发展制订出更科学更合理的政策。
华南师范大学人力资源研究所教授、博导谌新民认为,珠三角这次缺工短期确实是与部分劳动密集型企业的“订单经济”直接有关。这类企业订单迅速回升,急需招工,但短时间又难以提高待遇,自然招人困难。但从珠三角整体来看,附加值较高、管理规范的企业也很少出现激烈的用工波动。这就要求政府面对着这种人口红利变化的形势,一定要有新的对策,要发展新型的产业。
“企业要储存自己的人力资源,不要到用人时就抓狂”。人力资源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张全收深有体会地说。一年前他还因为找不到活而要自己掏腰包才留住了一批工人,当时许多工厂是因为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主动地赶工人走,所以造成了大量的民工返乡或者是流向长三角的情况。
□权威发布 人保部官员:“用工荒”说法不准 据新华社电在25日于河南省禹州市举行的全国“春风行动”启动仪式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业促进司司长于法鸣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用工荒”的说法不准确,更准确的说法是部分企业招工难,这种现象说明我国经济正逐步恢复,但中国劳动力供大于求的总量矛盾依然存在,特别是结构性矛盾尤其突出,城镇就业形势依然严峻。
于法鸣说,部分地区和企业出现了招工难,是对去年就业困难状况的一种扭转,与去年大量农民工返乡失去就业岗位相比,当然是好事情。
于法鸣认为,招工难现象有很多复杂的因素,其中包括信息不对称,企业用工的信息和农民工外出务工的愿望对接不上;很多农民工特别是新生代的农民工缺乏技能,同企业岗位的要求对接不上。
他说,就传统来讲,农民工大量外出是在过了正月十五以后,因此,对人力资源市场的供求状况要在元宵节以后一段时间才能够全面深入进行分析。
□南方日报记者刘茜实习生肖文舸摄影:梁文祥张素圈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