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智慧教育 >  智慧上海:建设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 网站首页 智慧教育 智慧上海:建设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

智慧上海:建设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

  • 长春教育网
  • 智慧教育
  • 2020-09-16 14:09:39
  • 181
简介司法领域,如何更好地化解矛盾纠纷?近年来,上海法院坚持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以建设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机制为抓手,升级建成线上“上海法院一站式多元解

司法领域,如何更好地化解矛盾纠纷?近年来,上海法院坚持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以建设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机制为抓手,升级建成线上“上海法院一站式多元解纷平台”,不断提高服务群众的能力水平,逐步形成了纠纷解决的“上海品牌”。  

智慧上海:建设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

家事专窗让调解先行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婚!”2019年6月,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的立案大厅里来了个情绪激动的中年女人。她姓王,因为家庭琐事与丈夫闹了矛盾,被婆婆赶出了家门。导诉员了解情况后,将王女士引到了8号窗口——家事专窗。 

智慧上海:建设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

工厂周界布防

“如果你不反对,离婚案件将先经过调解才能进入诉讼程序……” 家事专窗的工作人员小高一边安抚王女士情绪,一边提醒。

为提高家事纠纷化解效率,2019年,上海杨浦法院与杨浦区司法局合作,率先在全市法院中探索施行家事纠纷前置调解,即在法院立案大厅设立家事专窗,派驻专职人民调解员接待受理家事纠纷,然后由杨浦区非诉讼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非诉纠纷调委会),或杨浦区12个街道调委会的兼职家事调解员先行调解。

王女士的案子通过家事专窗立案后,被分派到了大桥街道调委会。街道调解员收案后,第一时间走访了王女士夫妻所在的居委及邻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促使双方冰释前嫌。

“街道调解员都是经过推荐、遴选产生,其中不少是街道调委会的主任,具有丰富的调解经验,他们下沉一线,熟悉社情民意,方便现场调查,在化解家事纠纷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杨浦区人民调解协会会长负责人刘晶晶说。

据她介绍,除了街道调解员,部分家事专窗受理的法律关系复杂、事实查明难度较大的案件,将由驻法院的非诉纠纷调委会直接调解。此外,已经进入诉讼程序的家事纠纷,经双方当事人同意,也由法院直接委派非诉纠纷调委会调解,并指定专门法官进行业务指导和文书审核。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非诉纠纷调委会共有13名专职调解员,平均年龄大约40岁,其中既有经验丰富的资深调解员,也有法律专业毕业、熟悉电脑操作的调解新人,形成了老中青合理搭配的人才梯队。

“2019年1月至2020年7月,我院共先行调解家事纠纷837件,调解成功571件,成功率达64.09%;委派非诉纠调委会调解家事纠纷956件,调解成功388件,成功率达40.25%。”上海杨浦法院立案庭(诉讼服务中心、诉调对接中心)庭长张谦告诉记者。 

破解知产案件“送达难”

近年来,随着电商平台纠纷的涌现,以及权利人维权意识的增强,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出现井喷式增长。仅今年1至7月,该院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已逾9000件,但知产庭仅有21名法官。

“案多人少的情况,促使我们不得不借助专业化的调解力量。” 该院立案庭(诉讼服务中心、诉调对接中心)庭长许斌介绍。

智慧上海:建设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

 

上海徐汇法院501办公室内,知识产权调解团队紧张地工作中。何忠婷 摄  

自2019年开始,上海徐汇法院依托特邀调解工作机制,与徐汇智调人民调解委员会合作,首次引入知识产权调解专业人员。今年4月,该院进一步充实力量,形成了10人的调解团队。作为首批入驻法院的调解员,王临宇告诉记者,调解工作起步之初,送达问题是一大难点。

“知识产权案件的当事人往往遍布全国各地,原告提供的被告电话和地址常常存在问题,调解员们打电话过去是空号或并非本人,邮寄送达又无人接收,耗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王临宇说。

为破解这一难题,调解团队主动向科技借力。其所属机构自主研发了一套案件处理系统,具有实名电话检索等功能。经过上海徐汇法院和徐汇区司法局授权,调解团队充分利用这一功能,将实际触达率提升到了90%以上。

与此同时,为提高效率,团队还进一步细化流程,分别设置“调解岗”“助理岗”和“辅助岗”三类岗位。其中“调解岗”均是持有律师执照、具备一定知识产权调解经验的律师,“助理岗”要求拥有法律专业学历或学位、具备两年以上相关工作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