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智慧教育 >  互联网2019:从流量为王到生产率贡献制胜 网站首页 智慧教育 互联网2019:从流量为王到生产率贡献制胜

互联网2019:从流量为王到生产率贡献制胜

  • 长春教育网
  • 智慧教育
  • 2019-10-22 20:20:25
  • 192
简介摘要: 面对“诸神退位”与“白银时代”,以及投资人从“中国溢价”到“中国折扣”的转变,你必须 彻底放弃过去的流量思维和摊大饼模式,转而通过结构化思维来重新思考和定义

互联网2019:从流量为王到生产率贡献制胜

摘要:

面对“诸神退位”与“白银时代”,以及投资人从“中国溢价”到“中国折扣”的转变,你必须彻底放弃过去的流量思维和摊大饼模式,转而通过结构化思维来重新思考和定义自己,尽快将互联网模式升级到生产率贡献模式

| 中国互联网的“诸神退位与白银时代”

转眼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盘点和展望季,和往年一样,尹生将综合过去一年互联网行业的变化和我的研究,提出我对互联网特别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与价值趋势有关的重大变化的判断。在去年的盘点文章《互联网2019:诸神退位与白银时代》中,尹生将2019年定义为互联网白银时代的起始年:

白银时代,也许就是经历2019年诸神退位后,中国互联网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现实。最初那些完全建立在互联网上的红利接近消耗殆尽,就像BAT在搜索、电商和社交这三大传统领域正经历的,而新的机会主要存在于互联网在各行各业的渗透,这意味着你必须同那些行业已经存在的生产者展开生产率的竞争,这将变得不再性感,挤泡沫将贯穿始终。

在即将过去的2019年,中国互联网在“诸神退位与白银时代”的轨道上越陷越深:

经历了《2019:小米与反小米者的决战之年》的小米,在2019年面临的是曾经的《小米时代结束了》、而新的时代不知能不能来的局面;抓住了全球PC产业重组机会过了几年好日子的联想,终究还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门口面临失去“联想”(《我们是怎样失去联想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中最具技术基因的百度,2019年以来在传统的搜索商业模式上遭受了不小的质疑;A股互联网概念的超级玩家乐视尽管成功将历次的质疑和危机化解于股掌,但最近几个月遇到的新麻烦看起来不再像过去那样容易化解;

而近年最热门的领域、烧掉了数百亿美元的互联网+,继本地生活服务之后,在更多的热门细分领域,比如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出行等,都出现了阶段性搁浅的迹象——整合了Uber中国、拥有国家队资本背书的滴滴眼看钱途在望,却没想被北京上海等城市的网约车新政打入冰川期,尽管有蚂蚁金服、京东金融这样背靠互联网巨头的明星,却掩盖不了互联网金融整体遭遇的信誉危机和政策监管双重打击;

即便那些暂时置身势外的公司,比如阿里巴巴和腾讯——二者在过去的几个季度重新回到了40%甚至50%以上的增长,这帮助其股价走出了一波小牛市,两家公司的市值一度逼近3000亿美元——也很大程度上受益于一些不可持续的因素,比如收购或新增商业化业务、去年同期较低的基数等,如果它们不能尽快找到适合后红利时代的增长模式,估计很快还得重新回到较低的增长轨道上来(《就连腾讯也可能要正视后智能手机红利时代了》)。

| 政府监管的倾向

部分企业现在已经或未来即将面临的挑战,可以从我之前的文章《对硅谷而言,它才是比特朗普更危险的敌人》的观点中得到部分解释,即“从长期看,对那些市值达到数百亿甚至数千亿美元的互联网巨头而言,都必须给予一个特朗普折扣,以反映这些潜在的监管压力。相反,那些处于挑战者、创新者地位的公司,或者传统经济模式中的佼佼者,可能会获得相应的特朗普溢价”。

政府监管的杀伤力最大的部分可能不在于对行业的直接监管——尽管滴滴的遭遇表面上就属于这种——而在于转而寻求在互联网行业和传统行业之间维持一种平衡的国民待遇。过去出于刺激行业发展的需要或仅仅是因为政策无法跟上新事物的发展,互联网行业实际上在一些领域享受了超国民待遇,比如税收、反垄断调查、知识产权保护、隐私保护与社会利益的冲突处理等。

当一个政府决定这样做时,它不难获得足够的民意支持,这种力量的中坚部分来自于受到冲击的传统行业。由于上述超国民待遇的存在,以及泡沫化的风险资本的广泛存在,导致一些互联网公司的生产率贡献被放大;而一些优秀传统行业公司的经济价值或整体的社会价值被低估,但反而是这些行业往往接纳了更多的就业。当整体经济面临挑战时,占经济主体、对宏观经济反应更加敏感的传统行业会受到更大冲击,这可能反过来也迫使政府的天枰偏向于传统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