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职业教育 >  基础学科拔尖人才培养的“道”与“术” 网站首页 职业教育 基础学科拔尖人才培养的“道”与“术”

基础学科拔尖人才培养的“道”与“术”

  • 长春教育网
  • 职业教育
  • 2022-06-23 16:01:25
  • 185
简介[摘 要] 重视人才培养是我国高等教育的传统。新时代,国家对拔尖人才的需求更加迫切。回溯历史,我国“拔尖人才”培养已经进行了四十多年的探索,需要认真总结经验,遵循人

[摘 要]重视人才培养是我国高等教育的传统。新时代,国家对拔尖人才的需求更加迫切。回溯历史,我国“拔尖人才”培养已经进行了四十多年的探索,需要认真总结经验,遵循人才培养规律,走出具有中国特色的、体现创新精神的拔尖人才自主培养之路。

[关键词]基础学科;拔尖人才;高等教育

重视人才培养是大学应有的使命,也是国家崛起和大学立足于世的根基。严格说来,“拔尖人才”是我国特有的一个人才观念,也是我国独创的一个教育概念,代表了一种独具中国特色的人才培养模式。过去四十多年,我国高校实施的各种“拔尖人才”培养计划,充分体现了国家对人才培养的高度重视。进入新时代,国家从战略高度重新布局基础学科拔尖人才培养计划,再一次释放了国家崛起和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一个“信号”:人才强则中国强。

基础学科拔尖人才培养一直受到国家高度重视

我国的拔尖人才培养起始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面对改革开放之初的人才极度匮乏,1978年3月,在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支持和推动下,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创建了少年班,其目的是探索中国优秀人才的培养规律,培养在科学技术领域出类拔萃的优秀人才。1985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在总结和吸收少年班办学经验的基础上,针对高考成绩优异的学生,又仿照少年班模式开办了“教学改革试点班”(简称试点班,又称零零班)。在2008年少年班创办30周年之际,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将原系级建制的“少年班管委会”升格为少年班学院。从创办至今,中国科大少年班共培养了4000余名学生,国内也开始用“人才战略”来描述少年班成立的意义。模仿中国科大少年班模式,多所高校都开设了少年班,后来逐渐减少。在这一时期,还有一些高校启动了优秀人才培养计划。如南京大学在1984年推出了针对本科生的“富有创造能力计划”,该计划不分学科和专业,首期共有88位本科生入选,类似于今天的“拔尖人才计划”。

在部分高校试点的基础上,原国家教委从1991年至1996年,有计划、有步骤地分四批在全国部分高校建立了83个“理科基地”,1994年批准建立了51个“文科基地”,初衷是为了保护基础学科。2009年为回应“钱学森之问”,教育部又启动了“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旨在为国家培养拔尖创新人才。2019年10月,教育部出台《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等文件,拔尖计划2.0正式启动,这是在2009年以来拔尖计划1.0所取得的经验基础上的持续深化推进。2020年,教育部启动“强基计划”,目的是选拔和培养有志于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且综合素质优秀或基础学科拔尖的学生。可以看出,这些人才培养计划无论称谓和培养模式如何,都彰显了国家对人才培养尤其是基础学科拔尖人才的一贯重视,从最初的“保护性”计划变成了后来的“推进性”计划,由“单校推进”计划转向“群体发力”计划,其覆盖面越来越大,受益的学生越来越多,国家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影响力日益彰显。

重视拔尖人才培养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从个别高校的“自发行为”到“国家战略”,从“少年班”到“基地班”,从“基础学科”到“卓越工程师”,从“自主招生”到“强基计划”,这些计划的出台与持续推进,既反映了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也反映了对“拔尖人才”认识的深化,更体现了国家长期发力的国家意志;折射了社会对于高等教育质量的迫切期待,也体现了国家对“快出人才、多出人才”的迫切需求。总之,我国在拔尖人才培养方面越来越强调基础学科的范围和特性,是国家转型和高等教育转型的有益尝试。从学校到国家,从中央到地方,对这些计划都给予了长期关注和较大投入,许多高校把“拔尖人才”培养作为人才战略的“试验田”和“抓手”,部分一流大学还做成了人才培养“品牌”。参与“拔尖计划”的高校普遍实行“一制三化”:即导师制、小班化、个性化、国际化培养。

从早期主要着眼于“基础学科”人才培养到近年来对基础学科“人才自主培养”的强调,国家对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意义阐述与战略规划愈加全面与深刻,特别是对人才自主培养能力的目标规划,彰显了当前我国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核心价值取向。

我国经济经过三十余年的高速发展,高校办学条件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我们尚没有破解“钱学森之问”,尤其是自主人才培养问题一直没有很好解决。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出国留学的人数已经突破60万,年增长比例近10%,每年的留学生人数直逼我国授予博士学位的总人数,国外留学成为学生“镀金”的一种手段,持续升温的“留学热”,以及学成归来的学子受到的“青睐”,无疑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自主人才培养的能力还有待提高。

我国拔尖人才培养的两种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