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职业教育 >  高职扩招将如何改变技能人才培养版图 网站首页 职业教育 高职扩招将如何改变技能人才培养版图

高职扩招将如何改变技能人才培养版图

  • 长春教育网
  • 职业教育
  • 2020-02-14 10:43:55
  • 57
简介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高职扩招专项工作实施方案》,这意味着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的另一只靴子落地,正式进入实施操作阶段。 这项政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高职扩招专项工作实施方案》,这意味着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的另一只靴子落地,正式进入实施操作阶段。

这项政策的实施,不仅涉及诸多应届高中阶段毕业生,也关系着更大范围的家庭如何做出教育选择,关系着国家未来劳动人口的供给和素质提升,关系着职业教育的改革发展走向。

那么,如何认识和理解这项政策,它的实施将给百姓生活、教育事业和国家发展带来什么?围绕社会关心的问题,本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高职扩招100万人的依据是什么

我国高技能人才供给与需求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迫切需要扩大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有效供给

今年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将高职扩招作为稳定就业、促进经济的一项举措提出,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为什么是高职?100万人的数字是怎么来的?是权宜之计还是长久之策?   

在今天举行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明确表示,“此次高职扩招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落实《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重要举措,是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重大机遇,将对我国教育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王继平告诉记者,扩招是经济结构变革的要求,是区域经济发展升级的要求。

众所周知,目前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发展方式转变、经济结构变革、增长动力转换的攻关期。但是,我国高技能人才供给与需求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迫切需要扩大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有效供给。

纵观世界制造业强国,日本产业工人队伍中,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则达到50%。从中国的情况看,人社部2019年数据显示,我国技能劳动者超过1.65亿人,占就业人员总量的21.3%, 但其中高技能人才只有4791万人,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6.2%。

现实中,职业教育是技术技能人才培养的主要力量。据统计,在现代制造业、新兴产业中,我国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近70%的毕业生在县市就近就业,成为支撑区域产业迈向中高端的产业生力军。

“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优化人才结构、扩大有效供给,高职扩招责无旁贷。”王继平说。

“以广东省为例,2019年新经济增加值比上年增长8.9%,现代服务业增加值占服务业增加值比重为62.9%,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56.4%。产业发展对技术技能人才的要求不断提高,对技能人才特别是高技能人才的需求不断扩大。”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邢锋说,“高职扩招,可以有效缓解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供给不足问题,更好地服务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

福建省教育厅职成处处长罗强告诉记者,出于人才布局考虑,早在2019年,福建省就在全国率先开展高职教育“二元制”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实行单独组织考试、单列招生计划,由省教育厅授权有关高职院校,采取“文化综合知识考试+专业基础考试与岗位技能测试”相结合的考试办法,会同合作企业单独组织考试和录取,招收符合条件的企业在职员工,主要是农民工。

“扩招不应该被看成是一个解决短期就业问题的权宜之计。加大技术技能人才的培养总量,适应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这对职业教育来说是方向性的。与此同时,高职院校的服务对象从单一的应届毕业生到多元的社会群体,从封闭办学到开门办学,这项政策从长远来看与促进教育公平、深化职业教育改革、建设学习型社会等国家方针政策是一致的,可以推动这些政策进一步落地。”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司徒渝说。

谁能加入高素质技能人才大军

取消高职招收中职毕业生比例限制,针对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新型职业农民等群体单列计划,加大东部地区院校向中西部地区的招生计划投放力度

那么,这支高素质技能人才大军谁能加入呢?一直以来,一些高职院校面临生源不足的困扰,在这种情况下扩招是否现实?又能否如期实现呢?

“事实上,近年来全国高职招生规模是相对稳定的,从2019年到2019年一直保持着小幅增长。”教育部发展规划副巡视员楼旭庆说,“根据各地高等职业教育发展规划、经济支撑、办学条件、生源和入学机会等因素综合测算,并通过年度常规申报、集中紧急部署、点对点定向商议等工作举措,目前已落实2019年全国高职招生计划增量115万人,按照往年报到情况看,只要各地落实好招生计划,今年高职扩招100万人任务应能如期实现。”

司徒渝认为,“这次扩招并不是在普通高中生的盘子中去抢生源,而是重在拓展生源的来源,做增量,扩大了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来源。”